波司登澄清未能消除沽空影响 应收款周转天数仍无解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5日
       北京报道, 被做空报告突袭的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波司登03998, HK)6月25日上午发布澄清公告, 回应了做空中提出的四个问题报告。随后, 公司股票复牌, 高开近11%。股价先高后小幅回落,

横盘震荡。尾盘再创2港元但未果, 收报每股1.99港元,

上涨15.03%。 6月25日, 公司股价反弹至24日跌幅的一半左右, 可见公司的澄清公告未能彻底打消市场疑虑。同日,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波司登, 工作人员表示, 目前的澄清公告非常详细。公司已于 24 日晚间通过电话会议与投资者及其他人员进行了沟通, 可能不会有进一步的公告进行详细澄清。机构BONITAS RESEARCH的卖空报告长达35页, 波司登的澄清公告长达6页。对比卖空报告和澄清公告, 波司登还存在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等细节问题需要解释。此外, 做空报告已考虑内地与香港数据统计时间跨度的不一致, 波司登仍将以此作为数据差异的解释。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回答。卖空报告指出, 波司登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DSO)存在不一致。
       据上市公司统计, 公司2017财年、2018财年和2019财年上半年的DSO分别为64天、61天和1天。77天, 根据博利达研究获得的波司登征信报告显示, 公司实际DSO分别为371天、368天和319天。资信报告显示, 波司登旗下康博服饰有限公司2018年收入约184.1万元, 但应收账款高达10.48亿元, DSO高达20.77万天, 为相当于569岁, 远远超出了人的有限寿命。此外, 一家名为上海波司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Shanghai Boside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 Ltd.)的子公司也拥有约8年的DSO;年内无营业收入, 但每年应收账款约1亿元。除了DSO问题, 波司登的澄清公告对做空报告指出的四个关键问题进行了说明。做空报告认为, 波司登在港交所披露的财报中夸大了利润。波司登内部人士通过关联公司或关联公司进行虚假的公司间交易, 以获取虚假利润。波司登回应称, 这种说法是恶意的, 毫无根据。
       据说卖空报告是根据内地统计的数据采用中国会计准则, 公司在香港联交所发布的年度报告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内地数据统计时间的报告期为截至12月31日的年度, 港交所年报的报告期为截至12月31日的年度。卖空报告涵盖的子公司数量也较低超过香港联交所年报涵盖的公司数量。波司登公告还称, 做空机构对集团内部业务运作缺乏了解,

与关联公司及子公司的交易为真实交易, 合并数据时资产负债也将在集团层面进行抵销, 不会造成财务数据。失真。做空报告指出, 鉴于波司登各事业部的公司间交易量有限, 以及公司间交易缺乏披露, “我们将CY(日历年)和FY(财政年)的时间差归结为报告期为 9%”。但波司登仍然引用这个时间差作为数据差距的解释。针对重大问题, 做空报告指出, 波司登存在未披露的虚假交易。波司登董事长高德康三度收购周美和创办的服装公司。卖空报道还提到了波司登原执行董事孔胜源。波司登在回应公告时澄清, 这三笔收购旨在开拓时尚女装市场, 均经过了完整的审计和尽职调查程序。相关手续完备, 没有违反任何规定。做空报告称, 波司登旗下山东冰飞服饰有限公司向高德康低价出售房产, 房产价值5600万元, 实际支付的价格仅为540元。百万。波司登回应称, 该交易已进行资产评估, 款项已入账。做空报告还称, 波司登向持有公司65%以上流通股的公司内部人士派发巨额股息。波司登回应称, 自公司上市以来, 几乎每年都按比例向股东派发股息, 这种情况并不存在。
       做空报道中提到了周美和孔胜源, 称周美和2008年收购服装品牌杰西,

2011年以40倍的价格卖给波司登。高”。营利活动”。天眼查显示, 2008年, 周美和首次出现在深圳市杰西服饰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中, 担任执行董事。据2018年的公开报道, 周美和早在1998年就创立了Jessie品牌。Bridas Research和波司登在周美和创立或收购Jessie品牌的时机上存在分歧。孔胜源此前担任波司登执行董事。 2014年5月14日, 波司登宣布因家庭原因辞去执行董事职务, 但将继续担任公司高级顾问, 继续为公司提供投资建议。同时, 宣布高德康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
       编辑:刘春艳 主编:陈峰